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50|回复: 0

[精读] 2019年个人投资思考——攻守之道以奇正

[复制链接]

989

主题

995

帖子

1166

积分

深度精读会员

Rank: 9Rank: 9Rank: 9

精华
1
主题
989
积分
1166
积分
1166
注册时间
2013-10-19
最后登录
2019-2-21
在线时间
24 小时
发表于 2019-2-10 22:5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路人小甲 于 2019-2-10 22:59 编辑

再过一天就是真正意义上中国人2019年开工的日子,对比节假日期间外围市场的喧闹,去年闹哄哄了一整年的大A股总算是趁着中国人这个最大的传统节日消停了些许,只是股市常年开,年年皆不同。面对着宏观经济面的现状,作为一个长期观察股市的人,最近这两天琢磨了一下未来一年的自我投资思路,只为个人想法,杜绝参考,更不具备专业意见,请各位看官独立思考!

————写在前面的话

从我这几年的投资观察而言,2018年是一个最艰难的年份,然而对于去年的股市表现很多人还是看错了,去年的股指低迷是和以前完全不一样的概念。雷总归是表面现象,而办不好企业才是最可怕的事情。我曾经说过中国经济中总是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即新生事物总需要经历一段极其混乱的规则建设期,这个时期中事物上升的逻辑始终是原始和野蛮的状态,即使是资本也不例外。如果说划断中国资本市场短短这几十年的发展历程,我认为2015年所谓的杠杆牛市之前都是属于股市的野蛮成长阶段,规则极其混沌,而2017年开始的这一个阶段是一个规则重塑过程,至于能够持续多久尚未可知,这就是我们当下所面临的情况!

目前宏观基本面受经济衰落影响出现了整体滑落的现象已经比较明显,这并不是危言耸听,也不是杞人忧天,民间投资增速其实是最能说明问题的指标,甚至你从年节的氛围上就能够感知一二,这些内外细节因素其实每一个敏锐的投资人都看得到,那么我们究竟针对这样的情况能做些什么呢?难道真得任由现金为王,忍受着资产伴随货币贬值?还是说这是一个更值得积极的年代?

一、一个不大不小的难关

对比前几年的大起大落,我觉得2019年也许是一个非常纠结扭曲的年份,这是因为基于现实经济回落终究会影响股市的表现,牛市肯定是指望不上的,很可能连结构性机会都不多。在我的算法里今年的走势很可能是一个先扬后抑的年份,一季度很可能是唯一值得期待的时段,在政策持稳的托底动作下也许能够对经济有一定的支撑力度,后面的行情也许较为沉闷或略微下行。

这是对于经济转型特征而言来说的,一个不大不小的难关就是今年我对于股市的看法,至于难在哪里,我觉得这就智者见智仁者见仁了。

首先是钱的事,任何股市想要上涨都需要巨量的资金推动,要么是我们中国人自己的钱,要么是国外的热钱,如果想要真正激活这些钱入市都需要同样一个理由,那就是收益到底几何?如果所有人的预期都是今年不是一个适合风险投资的年份,那么钱的来源就成了问题。

对于钱,我们中国人的钱基本上是指望不上了,大部分的资金被消耗在了房地产里,少数有心思的流动性也被去年的持续杀跌困在了高位,如今这个局面很难有大规模的资金进场,另外中国这一代的年轻投资者广泛拥有了自己的投资态度,对于现在这个不死不活混乱不堪的股市,在很多人的眼里远远没有其他投资方式来得有性价比。

那么对于国外热钱而言呢?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要知道去年整个监管层都在做得工作就是希望引进大规模的国际资金来改变中国市场的生态,可是效果大家都有目共睹,这一点是事实胜于雄辩的。对于A股到底属不属于低估,其实很多国外机构没有我们中国监管部门这么乐观,要知道长期评价上看,我们始终是长期徘徊在世界排名倒数的市场,说到吸引力并不具备认可的条件。这从根本上杜绝了收益牛市出现的可能性,这样看来没有钱参与实际上任何上涨都是虚的。

那么对于货币走向呢?虽然这也是一种虚拟上的增量推动,但我觉得我们发力空间实际上是非常受局限的。一方面虽然有货币托底要求,但是中国的问题在于存量的货币体量庞大,难以盘活,继续发力货币端无益于解决转型问题;另一方面是财政不发力,单纯依靠货币,那么汇率是一个大问题,撑不住人民币的币值对于经济的伤害会比股市的问题更大。因此从这两个重点方面来看,我认为不要过分期待货币政策彻底转向宽松,过去的一年实际都是在以收短放长的手段在操作金融,实际上也是决策层面一种相对妥协的做法。

其次在于厘清整个市场的风险切割方面,仍然需要做大量的工作,过去一段时间过于严厉地收缩效应,导致人们降低了对于股市上涨的期待,没有预期也就没有判断,即使有上涨的基本面也难以抵挡泥沙俱下,更何况我们市场上的企业本身确实存在着非常多的问题。风控是人们在面对未知性面前唯一有效的考量,很多规则厘清从无到有,我们还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

风险始终伴随着变化,而变化从转型而来,我们在未来的一年最大的不确定性,除了外部的风险冲击还有来自于我们市场内部和企业本身自带的转型需求,这都可能是需要谨慎观察的点。

最后我觉得今年最大确定性其实是政策托底,到底能不能托住现在还不敢妄下结论,但是对于这样一个L型的判断标准到底是什么?我们到现在都无法真正定义,我们到底是在那一竖途中还是在一横的途中?谁都说不好,只知道现在的市场基本面依然存在这很多很多的考验,如果想要股市上涨,这些深入骨髓的考验一个个都需要真正切实得去解决它。

这就是我之前为什么说我不是很看好今年市场的原因,没有钱,没有预期,同时又面临着政策上的变化,我们无论如何都需要留上一份谨慎。

二、谨慎为上,风险排雷


虽然股市上有“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一说,但是谁都不敢拿自己的真金白银去当试验小白鼠,尤其是在这个道不清说不明的年份里。

去年一整年都在排雷,虽然策略上的注意并不一定就能够帮自己躲过去,但是就操作而言还是金玉良言的。谁都不知道中国的企业还能够出什么样奇葩的幺蛾子,从去年很多倒霉公司的公告来看,今年很大可能的问题不会出在业绩上,更可能是投资方向会趋于保守。大量公司在回收过去疯狂走出海外的资产,比如海航系,又比如万达。这样类型的跨国企业都在趋于偿还债务和收缩阵线,我并不觉得这是用来开玩笑的事情。

更深层上说,我们整个全球经济都在深刻变革,以往单纯依靠货币刺激带动复苏的模式看上去在这一轮经济衰退周期上已经不起作用了。美国这两年的加息和缩表实际上并没有帮助经济完成转换,目前来看这是唯一一个有持续加息底气的国家,然而从最近美联储的动作来看也陷入了一种迷思和僵局。因此针对2019年的企业和个人投资展望,我觉得大氛围都会是一种相对沉闷的压缩策略,谨慎也许是2019年最大的表象特征了。

虽然对于参与者而言,现金为王也不现实,但是合理规划自己的投资仓位还是可以做到的,其实现实生活中观察我们中国很多的个人投资者基本上没有什么风险概念,投资偏好极其激进,甚至用足杠杆,这是一个非常非常不理性的行为,尤其在这样一个风险多发的年份。

我始终相信雷一定是会爆得,或早或晚而已,不要总认为自己是最后一个跑得掉的人,这样你往往就真真是最后一个接棒的人,中国的聪明人实在是太多了,我宁愿觉得自己笨一点。

三、放长收短,精选标的


我相信每一个股市投资人都有一条属于自己的观察企业的办法和思路,无论是PE市盈率还是分红股息,风格不同道理也不同,并没有一个框定的说法,但是我想在这里劝一句,今年适合和企业同步,放长收短,精选标的,至于听不听在你!

在我的看法体系里,任何一个公司是否足够好是有几点参考标准的,无论是国企还是私企。

其一在于企业的基本面变化,从行业和企业发展方向来判断,结合企业负债和现金流,这是最最基本的评判标准,细分行业需要深入市场看潜力。你对于一个行业龙头的判断基准应该是它到底有多大潜能支撑它所谓的市占率,比如医药行业在普及医疗和长久的规则运行下,一个企业到底凭借什么底气去维护它的利润和研发?这是关键中的关键!

其二在于企业带头人是否足够具有战略规划和执行力,这是看一个企业是否具备良好运行机制的核心,踏实和进取并不是一个矛盾的概念,立足长远,细致管理才是一个优秀企业真正需要的领航者,看公司看董事长其实不是玄学,任正非、雷军、陈一鸣、马云、马化腾、曹德旺、董明珠……这些企业家们身上所带的东西实际上就是代表着他们身后企业所显露得东西。

其三在于企业是否具备现阶段介入的条件,昨天有一位朋友评论我的另外一篇关于白马股的文章时提及,不是中国没有白马股,而是很多白马股高高在上。从道理上讲,这是一个很合理的说法,但是基于好企业的投资,你到底是看一时收益还是看长远,这个关键就在这里,评判高低位实际上是很模糊的概念,有的人看高有的人就看低,我想说即使茅台跌倒200块该看低的人还是会看低的。你需要一个适合自己的判断标准和介入时机,其实在我而言,我喜欢这种泥沙俱下的时候,一般我看好的公司我都会选择入手。

因此判断一个好的企业是否符合标的,考验得是你的投资策略组合,而不是公司本身,好的股票永远都有人买入,坏的股票也有永远有人买入,这在于你自己。从风险层面上看,即使是好公司也有可能抗不过艰难,只是拥有相对抗压的本钱而已,那些永远说赚钱的人一定是骗子无疑!

四、留一手:黄金也许闪耀2019


新年伊始,黄金受益于美国暂停加息展开了一波涨势凌厉的攻势,最高上冲至1320美元/盎司左右,这是后黄金牛市时代以来的最好点位。在资产端过去人们习惯于对黄金抱以避险品的态度,正所谓盛世古董乱世黄金,现如今的世道颇有些乱世迹象,但这里指得并不是真正的战争而是投资风险多发。那么从这一点来看,也许2019年很有可能是黄金等贵金属闪耀的一年。

比较有意思得是国内有很多的投资者似乎还停留在黄金衰落期的印象,对于做空黄金乐此不疲,这样和宏观对抗的态度我不知道投资喜好从何而来,只能说祝君好运!

当然我也不是鼓励大家都去买贵金属,因为即使是实物黄金也都存在这流动性极差的因素,更何况票面黄金的情况也各不相同,中国的黄金企业真正接触市场的是中游产业,即加工冶炼环节,而这个位置的好企业其实是很难找的。

另外有一个非常让我困惑的地方在于,国内黄金期市的行情走势似乎和国际标准不一,总感觉后知后觉的现象比较严重,反应下来就是很容易投资节奏不对。因此针对这样的情况,还需要自己多加一份琢磨。

我曾经在微头条里说过,关注黄金走势是判断今年所有投资品策略的标杆,如果黄金走强,那么意味我们需要面对更多艰难的局面,如果黄金处于守势,那么我们也许可以稍微积极一点也未尝不可。

作为留一手的情况,我也许会选择在今年一年持续观察国内外贵金属的走势,如果符合我的预期,可能投资策略地转变也就是差一个契机。

五、债市也许没有人们想象得那么美好


最后是关于债市的看法,很多人都认为未来的一年会是债市发力的一年,但是这个观念我是不认同的。

先从全球债务上来说,面对宏观下行的波及,人们除了想办法发行货币之外,看上去唯一的办法就是财政政策托底。思路上是没有错的,有作为和无作为终究是不同的,但是对于各国政府的决策者而言,要头疼得是债还能怎么发?

现存的天量债务基底,扩张年代的恶果现在吞不吞得下都是一个大麻烦,更不要提继续发力了。大到超级大国,小到边缘小国都在上个世纪鼓足了勇气去动用行政力量,这些债务可是那国家信用做为担保的,现如今好日子过完了还能回过头去过苦日子吗?美国为什么要加息缩表大家心知肚明,欧盟各国的债务机制已经完全陷入混乱的局面,我们自己的问题也不小,这样看来宏观上的债务规模和优质债的标的都是受到阻碍的。

即使是无限制发债,那么真得就能够广泛得到市场认可吗?我觉得也不一定,关键还是质量的问题。主权国家的债务我们涉及不到,其实更加应该关注得是公司债和地方债的投资,但是其实概念上是大同小异的,关键依旧是质量。一个长期发展稳定公司的债务和一个信用不可靠的公司债务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垃圾债是不值得关注的,因为根本没有收益的可能,还要分担企业风险得不偿失。

人们下意识地感觉债市走牛的唯一理由,可能就是经济低迷下的债市托底效应,指望于政策端发力和企业端利用债券吸收流动性,以此来抵御风险,稳固发展态势。但是我总觉得风险这个东西在没来之前做得一切准备工作都有可能不足,所谓的政策托底和早作准备,也许这是一种缓冲作用,如果是这个意义上去看债市,可能连走牛的支持理由都算不上。

因此对于债这个只有再偿还和赎回才知道谁在裸泳的东西,我始终抱有很大的戒心和谨慎,打打预防针总是没有错的。

六、攻守有道:2019年是一个指标年


对于2019年,我并不想说丧气话,正能量还是需要有的,只是攻守之道就像伐谋,以奇正,以刚柔,善攻者立于守,善守者面于攻,这才是投资的辩证之法。

我始终觉得自己离一个成熟的投资者还有距离,但是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先看宏观再变微观是一套可行的办法。我不像有的人张口就来,终归是要一步步以时间来印证的过程。

大变之年,变是一个无法把握的东西,于优于劣都好,我们需要积极得去面对。没有什么股市的法门不是从时间和实践中总结出来的,做好自己就好。

对于未来一年,我希望自己保持清醒,时刻谨慎,多一点思考,多涨一点智慧和自我认知,把控好自己能够把控好的一切,这样就会无愧于自己一整年的付出和回报了。


a96fe4d6-4346-492e-98ae-dfecdae5c48a.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配资天地——股票人必上的股票配资网

Processed in 0.078905 second(s), 24 queries.

| 举报|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7 Comsenz Inc.

股市有风险

入市需谨慎

Honor accompaniments. theme macfe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