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索罗斯谈论索罗斯

[复制链接]
匿名 配资之家 发表于 2019-3-7 20: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十九章 索罗斯谈论索罗斯
第一节 如何成为明智的投资人

一一一成功之道(一)

我能假定市场总是错误的”。

问这些日子以来,在华尔街有一个故事正在广为流传,就在举世闻名的拉西莫尔峰的对 面,又出现了另外一座丰碑,以献给世界上最了不起的金融大亨。有两个人物已被雕塑进了 那种丰碑的正面,一个是沃伦·巴菲特,另一个就是你自己了。

答你不可能再去找到两个如此不相同的人物了。

问你认为你值得被看成是世界上最伟大的金融家之一吗?

答这是一个恰到好处的问题,我不得不承认我——事实上就是如此一一一呆在那上面。 然而。在那儿我会呆多久却是另外一回事。

问如今,你在金融管理方面已不如过去那样生龙活虎,底气十足。

答这恐怕就是我有幸呆在那儿的原因吧。

问量子基金会已成为了有史以来足为成功、最引人注目的投资者实体之一,如果其中的 红利被加以重复投资的话,那么,在1996年投入的l000美元如今就已经升值超过200万美 元。对于量子基金会来说,有什么十分特别的吗?使得量子基金会如此出类效率,这在具体 架构上是否有众多的与众不同呢?

答是的,量子基金会的结构的确不同一般,因为我们拥有自己的杠杆装置。我们将基金 会定位于把握更大的潮流与趋势的位置上——我们称之为宏观投入(Macro~investing)— —在那些令人限花眩乱的市场行情中,我们也还先择股票和股票组群,因此,实际上,我们 是在众多的层面上施展自己的身手。如果你把一张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有价证券一览表看作 是某种平面或二维的东西,就如其名称本身所提示的那样,那么,我认为这是最为快捷的一 种方式。我们的有价证券一览表更像一座建筑物,它有其结构,还有其龙骨,将我们的证券 资本作为基础,我们就会构造出一座三维的高校大厦,主要证券的各种附加值就足以便它稳 如磐石。我不能肯定它是否已让我自己所要表达的意思清晰可辨。可以这样来看,我们掏腰 包去购置股票,其中50%我们用现金支付,另外50%我们则赊帐。相对于有价证券,我们 可以借贷更多,用l000美元我们可以购买至少价值50000 美元的长期有价证券。我们也能将 股票或证券卖空:“我们借用证券,然后再将它们抛售出去,并不指望过一阵子再以更便宜 的价格将它买回来。于是,我们就能在货币或金融指教的交易中据有一席之地面无论其时期 之长短。这些形形色色的阵地彼此配合,相互强化,以创造这一利润风险井存的三维立体构 架。通常只需两天的时间一一,一天在上,一天在下一一一就足以明示我们这笔基金究竟位 居何处。

问这样看来在你的基金与一张普通的有价证券一览表之间存在有一些差别,其一就是你 使用了所谓的杠杆(leverage);其二,是你在众多不同的资产层面上进行了投入,比如, 除了金融资产以外,你还在货币领域不惜血本;其三,除了买空卖空以外,你在那些各不相 同的资产行当上还打算进行持久的作战,对不对?

答是这样的。

问你坚信,你所处的各种各样的阵地赋予了你的有价证券表以一付准备承担风险的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楼主| 配资之家 发表于 2019-3-7 20: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廓,它能够反映出你所指出所谓“宏观”看法。 答正是这么回事。
问各种派生物也起作用吗?你怎么看?

答,实际上,其作用不如人们想像的那样强,我们的确采纳了交易指数的方式,有时是 出于套头交易的目的(所谓套头交易,即在交易所中买进现货卖出期货或反之以避免损 失),有时则是要么在长期方要么就在短期方赢得市场曝光率。我们并不玩命地耍弄选择买 卖的特权,因为我们不清楚如何将它们融合进为我们所甘愿承当的风险之中,当你赢得了选 择买卖的特权,你就在向那些行家里手支付高昂的奖励基金,因为他们向你提供了一种杠 杆,使自己能够从中获益菲浅。应当承认的是,在股票交易中立有一席之地并且能够将股票 交换回来,其中所承担的风险比起去赢得选择买卖的特权来,要大得多,但是当我们面对实 际的风险时,比起用有买卖的主动权来。我们还是可以更好地克服掉这些麻烦。当你转手出 买卖的特权时,你会为承担风险而得到补偿。这可是一件有利可目的事情。只是它通常与一 份可加以操纵的有价证券一览表中的内在风险并不相容,因此我们很少有机会认同各种买卖 特权,它还无法适应我们那座三维架构的建筑——类似于一根伸出窗户,危及整个房屋的大 梁柱,这恐怕就是我们相对较少过问买卖特权的缘由了。

问在量子基金会仍处在成长阶段时,你承担的金融风险是否比现在要小?

答不,我得说现在从本质上看,我们承担的风险要小些,而在过去的岁月里,我们却常 常得为生存而战。

问那是什么意思?比如,为了获取一亿美元,平均起来你得借纳多少?

答数据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投在财政证券上的一亿美元,比起投在为期30年的有 价证券上的一亿美元,具有一个非常不同的风险因素。我们可以试着把事情绪弄简单点。在 我们手中并没有一套度量风险的实用或科学的方法。那些置身于各种派生行当的人们通常都 有微妙精细的风险考虑,我们都是门外汉,我们都还生活在石器时代。想一想还真是如此。 问在过去的20年时间里,在度量投资帐目的风险方面已取得了不小进展。为什么你没 有采纳这些量化的科学手段呢?

答很简单,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相信,它们通常是构筑在市场充足理论这一假说的基础之 上的,而这一理论本身与我的不完全理解论和自反律(ref1exivity)背道而驰,我想,在 99%的时间里,这些方法能够大行其道。然而,在剩下的1%的时间里却会狗屁不通。我就 是更为关注那l%的时间。我发现了某个系统性的风险,它并不能为那些假设市场是连续的 理论所节略。对于非连续性,我尤其感到兴趣,于是,我发现那些被捧为至宝的度量方式对 我毫无用处。

然而,我们的确是在努力把问题加以简化而非复杂化。例如,当我们处理利润率的事情 时,我们就把所有的一切都等同于一张为期30年的有价证券。因此我们甚至还把一张时间 表兑换成为一张等同于为期30年有价证券之类的东西。我们心甘情愿地沿着三大轴心投入 我们的资金,即股票、利率与货币。沿着每一轴心,我们的身影在正负100%之间闪动。然 而,其中某些风险彼此兴风作浪,相互对应,因此我们几乎不愿沿着任何一条轴线,将我们 证券的100%置于风雨飘摇之中。 偶尔,还会出现第四根轴心,因为我们时不时地要在商品交易中抛头露面。最近,我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楼主| 配资之家 发表于 2019-3-7 20:15:23 | 显示全部楼层
还增加了第五个层面。我创立了一个新的基金会,名日:“量子实业保股基金会( Quantum industriaI Holdings),目的在于进行产业投资。该基金会将其资产的20%保留作与量 子基金会相同种类的宏观投资,并且那20%的资产已足以为涵盖整个基金会的宏观构架提 供支撑或购买力,其余的则保留作为工业资本。至于该基金会非动用的部分,换而言之,那 笔被保留作为工业投资但是却并不实际花费的钱,暂时被投放在量子集团的股份当中,这是 全新的概念,有可能导致比量子基金本身更能充足有效地使用金钱的结局。
问很显然,某种杠杆装置对于你的成功起了决定性的影响,如果你不曾动用这种杠杆, l000美元会变成多少呢?换句话来说,这些年来,量子基金会有多大的收益已彼归功于这 种杠杆装置呢?

答(神秘的一笑)这是又一个我无法回答的问题。该基金会本应该是一个完完全全不同 的经济动物,因为我们之所以采取许多行动只是在于我们动用了某种杠杆,才变得实际可 行。如果不能通过某种杠杆加以调节,我们是不会心甘情愿地进行某种特定投资的。比起只 拥有一份二维的股票一览表就自行其事来,杠杆装置赋予我们大得多的灵活性。如果证券商 们对利率持积极态度的话,他们是可能将他们所持有股票的期限延长至——最大可到一15 年的。然而,当他们持有的是消极态度的话,他们可能就会使得股票平均期限非常之短。我 们则有大得多的自由度可以纵横掸阎,游刃有余。当我们身处熊市时,我们就能清仓卖空: 当我们身处牛市时,我们倒也不必购置长期证券;我们可以购进短期证券,但是却手中又不 闲着,可以使用众多的手段。

问那会更为有效吗?

答可能是这样的吧。我给你举新近的一个事例:在1995年年初,如果你在利率上面看 涨,牛气十足,就如同我们一样,或者说,如果你相信联邦中央银行(即美国联邦储蓄署) 会停止紧缩银根的政策,你就可以在短期证券上大发横财,而在长期证券上收获就会相对较 少,因为短期证券要运作得比长期证券出色得多。

问因为产出曲线发生了变故。

答是的,我们的确时常进行这种所谓“产出曲线式的交易”(a yield carve trade),即使得长期证券与短期证券相互配合相得益彰,这一点已为众多力图缩小其风险 的华尔街因内高手所做到。但是,我们并不从事过多的产出曲线式的交易,因为我们通常关 注于利率的大方向,倘样于其中的证券市场的目的只是一道配莱。相比之下,许多大内高手 无所事事,只是以一类证券去与另一类相交易。

问在分析金融管理家的成功之道方面已经进行了大量的工作,可以确定的是,资产分配 管理至少可以对股票证券结果的80%加以解释,股票选择和其他因素仅占大约20%,你对 资产分配有何看法吗?

答没有,我想你所说的或许是正确的,因为我们是在“宏观”中挣得了我们大部分资产 的,而“宏观”就是资产分配的三维等同物。它能够更为有效,因为在一纸有价证览表上, 你只能分配出符合某种特定投资理念的一部分证券,而按照我们的宏观观点,我们通常能分 配超出我们资产的证券。

问使得量子基金会如此与众不同,出类拔萃并且使其鹏程万里,还有其他方面吗?

答噢,我们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楼主| 配资之家 发表于 2019-3-7 20: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于投资者的理解与其他的金融管理业者并不敢苛同。我们可是一个多劳多 得、论功行赏的基金会,换句话说,我们主要是按照利润比例的大小而获益的,而非依据我 们运作的资金的数量。绝大多数基金管理者旨在吸纳尽可能多的资金,然后,再对这些资金 进行体面的管理,以使得投资者不会大失所望,拂袖而去。也就是说,他们试图将其资金规 模膨胀到最大限度,因为他们正是依照他所能掌握的资金的总量而图谋生计的。我们则试图 让基金会的利润膨胀到最大限度,因为我们能够从利润当中获取某种份额的收益。而且,这 种利润是以绝对条件来度量的,而非相对于某种指数。
这里还有另外一个主要差异:在基金会,我们拥有自己的资金,而我则是该基金会中一 个重要的股东。由于我们能将论功行赏所挣资金重新投入基金会里,那么,基金会存在得赵

长久,其业绩越是成功,管理阶层所拥有的资金份额就会越大。这就意味着我们务必荣辱与 共,同舟共济,因此不言而喻对于我们的投资者的理解应该是,他们是由我们驾驶的汽车里 的乘客,我们的目的地是一致的,这种说不出来的契约关系的本质应是一种伙伴关系,而下 是一种托付的责任。当然,我们还得履行我们的信用义务。

问使得量子基金会鹤立鸡群的明显特征是什么呢?现在有大量的基金会都在群起效尤, 纷纷模仿,然而,你依然还是一位了不起的开拓者。

答真有意思,实际上,并没有哪家基金会的的确类似于我们,世界上本来就没有两片相 同的树叶嘛。不过,眼下倒冒出了一个所谓的“套头交易基金”(Hedge Flind旬的基金 会

族群。就“套头基金”这一名称而言,确实包揽了多种多样的运作活动。我觉得,将所有 的套头基金都放进同一蓝子总会是一个错吧,别的咱们勿论,众多的套基金组织不屑于采用 宏观投资方略,或在采取这些技巧时,其方法与我们大相径庭,而仅仅只是采取宏观手段。 但是却不愿意面对某种特定股票的套头基金会,还是为数不少的。相比之下,运用三维的方 法,我们就能在名种层次上一展身手,游刃有余,使我们能在千变万化的商机面前,从容不 迫地做出决策。当然,这是一种宏观决策,是本基金采取的某种姿态。在那种宏观举措中, 包括有买进或卖出股票的终极裁断,也还有究竟应采取何种方法的战略部署。一般而言。如 果能用一种宏观手段去执行某项宏观决策,我们就会选择这样做,而不是通过更为具体的投 资举措来达到目的。

问你指的是什么?

答我可以给你举出一个事例,假如某一股票基金会证券行情看涨,当时,它或许就会套 进公益股票。我们则不会这样做。当然,我们也可能买进公益股票,但是这只会是在我们热 衷于某种特定的公益股票的情况下,否则我们买进股票,只是因为这能给我们带来更为直接 的市场曝光率。

问你提到过存在着一个宏观套头基金组织的族群,那么,使得量子基金组织有别于其他 宏观基金组的特点又是什么呢?

答啊……,这都是一些更为隐秘的特征,并且还是特定的态度和方式崭露头角的用武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楼主| 配资之家 发表于 2019-3-7 20: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地。
问你又如何来描述你特定的投资风格呢?

答我的爱好就在于我并没有某种特定的,一陈不变的投资风格,更准确他说,我得努力 使自己的投资方式随机应便。如果你查阅一下该基金会的历史,就会发现,它的特征己技改 变了许多次。在创业初始的前10年,基金会实际上并没有运用宏观手段。后来,宏观投资 才成为压倒性的主旋律。最近,我们又开始在工业资产方面倾泄资本。或许,我应该这样说 我并非依照某一套指定的规则来施展拳脚,相反,我要在这种游戏的规则中寻找某种富有活 力的变通。

问你曾经说过,在你那辉煌耀眼的投资业绩中,直觉是至关重要的,现在不妨来讨论一 下这种直觉,当你说你将直觉作为一种投资工具时,你所指的又是什么呢?

答我做啥事都得有某种假设,我会对事件的预期结果形成自己的一套理论,然后,我会 将事件的实际过程与我的理论进行全方位比较,这样,我就能获得某种标准,用它我就可以 评估我们的假设了。

这自然包含有一定的直觉的成分,然而,却无法肯定直觉的作用能非常之大。因为我也 还怀揣着一套理论上的框架。在我的投资生涯中,我倾向于挑选那种能与这套框架相兼容的 局面。我会寻找不均衡的状况。它们能够发出某种激活我的动力的信号。实际上,我的决策 就是理论与直觉的混合体,如果你愿意,你干脆就称之为直觉好了。

问通常,人们认为金融管理家兼具想像力和分析力,如果将所有的投资技巧归纳为这样 两类,那么,哪一类你特别在行呢一想像力还是分析力?

答,哈哈哈,我党得自己的分析能力是比较欠缺的,但是,我又的确具有很大的钻牛角 尖以及吹毛求疵的本事。唉,我倒并不是一个专业级的证券分析高手。我宁愿将我自己称为 不安份的分析家。

问这是一番挑逗性的陈辞,你是指什么呢?

答我意识到或许我会出锗,这就让我有点不自在。我的不安全感促使我卧薪尝胆,枕戈 待旦,随时准备去纠正我的错误。我能在两个层面上做到这一点。在抽象深奥的层面上,我 已将自己易于犯锗的念头转变成了一整套深恩熟虑的思维皙学的奠基之磐石:在个人微妙的 层面上,我就成了一只苛刻、不留情面的动物,专好自寻麻烦,就如同于眷长给别人挑刺一 样。嗅,尽管我十分热衷于盘根究底,但是,我也相当宽大为怀、饶人之处且饶人吧。如果 我不能原谅自己,恐怕我就会无从意识到自己所犯的一系列错误。对于其他人而言,犯错是 耻辱的来源:对于我,认识到错误则是一件可以引以为豪的事情了。只要我认识到有缺陷的 对于事物的认识是人类与生俱来的伴侣,就不会因为错误百出而倍感伤心丢脸,然而,如果 不能及时纠正自己的错误,而在曾经跌倒过的地方再度绊倒,这恐怕就有点叫人难为清了。

问你曾这样评述过自己,你比别人能更敏锐地意识到错误。这听起来似乎是投资生旅中 一个不可或缺的优秀品性。那么,如果你出了差错,你指望的又是什么呢?

答正如前面我告过你的那样,我干活得凭借一些投资假设,我得在意事件的实际过程是 否与我的期望值不谋而合。如果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我就得承认自己肯定撞见厉鬼了。 间但是,有时候事情只是暂时出现了一点乱子,随后又能恢复到正轨上去。你怎样才能 知道实际情况又是如何呢?这恐怕就得依靠天才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